欧冠

凰起第十二回思绵绵而增慕

2020-01-21 06:13: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凰起 第十二回 思绵绵而增慕

“正是王某。”王五抱拳道。

“江湖上说王五本就是吴国人,如今国难当头,毅然舍了一身江湖威名入了朝廷做了将军以图报效国家,看来这传闻是真的了。”那铁扇男子仔细打量了王五一眼,回了一礼道,“当真让人好生敬佩。”

“洒家久闻王五大名,今日终有缘一见,果真名不虚传。”和尚摸着光溜溜的脑袋笑道。

“哼,做个将军很厉害么?我兴许也能做得!”那持剑女子看着那王五一来便表明态度站在那女人身边如是说道。

却不知她又倒了哪门子醋,嫉妒一个貌美少女也就罢了,可这王五声名在外,她难道也要吃醋?这下就连她的两个同伴都大摇其头。

“朋友既然识得王某,可否卖王某一个面子就此别过?待王某差事办完,改日定请各位吃酒!”

“王五既开口了,卖个面子又有何碍?”铁扇男子点头道,“这女娃娃你带走便是,至于连杀公子布置的二十三人之事,我等均已听闻为山中野兽所为,和这女娃娃并无任何干系。”

“太好啦,女娃娃,你不用死啦。”那和尚立刻开心道,“改天和尚请你吃酒!你叫什么?”

“还能叫什么,狐狸精呗!”那持剑女子见伙伴无心对敌,自己一人绝无可能是那王五对手,只得狠声奚落一句。

“有些人即便想做狐狸精,那怕也是做不成啊,没办法,天生就是一副黄脸模样,好似嫁人已达三十年了,哦对了,这位黄脸阿姨,今年您贵庚?”唐子柔嘻嘻笑道。

“牙尖嘴利!姑奶奶撕了你的嘴!”持剑女子气急败坏,其实这女子脸一点都不黄,反而还很青春年轻,二十五上下年岁容貌也算的上是上佳了。

“啊!对不住对不住,伦家该死,说错了话。”唐子柔连忙抱歉,又是抱拳又是做揖的好不真诚一副怕死的模样。

那持剑女子微微一笑,得意道:“算你识相得。”

“原来不是黄脸阿姨,是黄脸奶奶!”唐子柔接道,“黄脸奶奶晚上好!伦家这厢有礼啦!”

“噗……”这下不仅在场王五等人都忍俊不禁,就连厢房里在弹琴的那位都失声笑了一声。

“狗胆!”这持剑女子恼羞成怒,心知斗嘴自己也万万不是对手,说多错多,索性只骂两字。

“狗胆也比没胆好啊!”唐子柔没心没肺的瞅了那持剑女子一眼,一副“有胆你来杀我,你看你就是没胆”的没心没肺模样,好不招人生气。

可这厮也明白是王五在场压阵自己在狐假虎威,说完之后反而对王五正正经经抱拳道谢道,“我道是谁人暗中助我,原来是王大哥。”

“嗯?你怎知我暗中助你?”王五好奇道。

“我布置的人手有限,即便发了大水也不可能有如此声势。这么简单的因果关系伦家又岂会不知?”唐子柔却拐了个弯,说的是计谋一事。

“姑娘才智,王五佩服。待此事一了,王五还有诸多不解但请姑娘以解惑。”王五接了一句,又对对面三位道,“王五有任务在身,还需带走一物一人。还望诸位海面。”

三人脸色齐齐一变:“不可!”

王五早知会是这个结果,把刀一亮,也不废话:“如此那便动手罢!”

府外喊杀声瞬间涌起,原来王五早已跟随火光冲杀至此,他原是江湖人士,眼见像是江湖事,那他便想先依江湖规矩了。

但如今层面已然不一样,此乃国事,断不可失!

对面三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一招手,越来越多的家仆打扮的人手从正房内走出,好似源源不断一般。

“我已查明,正房内有密室,观其构造,只能是地下室且空间巨大。你要的东西肯定在里面。”唐子柔对着有点拿不清情况的王五轻声道,“所以这才放火,好逼迫他们现身,再施以水计,水火交集,逃无可逃避无可避,定可建树。”

“姑娘大才。”王五再赞。

“时间紧迫,大水将至。我拖住这持剑的黄脸奶奶和那拿扇书生。王大哥要办什么就速去办了!”唐子柔又道。

好个心思活络的姑娘,自知知道越多越麻烦,对于自己口中的一人一物避而不谈,只打下手。

“如此有劳姑娘。”王五应了一声。

“但伦家也有一事要办,望王大哥助我。”唐子柔道。

“何事?”

“伦家已然答应助那屋内之人脱离险地,那人我今时今日定要带走。”唐子柔凝声道。

王五却不答话,想了想,又观了对面三人一眼,忽地遥遥对那东厢房内女子喊道:“在下吴国镇南宁远将军王五,屋内姑娘可是姓琴?”

屋内琴声不停,却悠悠叹息一声答了一字:“是。”

王五大喜,扭头对唐子柔道:“屋内琴姑娘正是王某职责所在之一,唐姑娘可放宽心,王某定拼死护她周全!”

言下之意就是这姑娘我要带走,而且我是正派一方,你可放心。

唐子柔点头二话不说,吸了一口气,玉足一抬,“嗒嗒嗒嗒”木屐连响中,一掌朝持剑女子胸前拍了过去。

“哼哼…来得好!”持剑女子狠声笑道。

“不可!”那铁扇书生一把横插过来,拦在持剑女子身前。

“你做什么!”持剑女子怒道。

“王五武艺高强,我们拦他不住!你是女儿身,带着屋内人先走!”铁扇书生环视一圈,却见周围手下已和兵差交手隐隐已有了下风,最后盯着那持剑女子的眼睛沉声道,“公子大计,切不可失!”

那持剑女子一愣,“算你狗运!”,狠狠盯了唐子柔一眼,转身向厢房奔去---之前唐子柔和和尚对拼实为劲力比拼,看不分明。而如今唐子柔一掌拍过来全身都是破绽,心中已然看出这狐狸精是半点武功都不会。为今之计当属铁扇书生不费吹灰之力击倒这狐狸精,其后相助光头和尚共敌王五拖得时间,自己抢走那姓琴的,确实实属上策。

唐子柔又何尝不知?所以这才当先强攻持剑女子,只有这样他们可能还会有一点头疼怎么转移那琴姑娘。

“黄脸奶奶,你莫是怕了?”唐子柔叫道,“你妈炸了!”

你妈才炸了!持剑女子不知唐子柔说的是何意思,但听着心中就是莫名火气,还待要回骂一声,那铁扇书生却冷声道:“快走!”,登时心中一激灵,再心无旁鹭往东厢房奔去。

“在下江湖人称夺命书生,手中铁扇净重五斤,姑娘小心了!”那书生喊了一句右手铁扇竖着平切了过来。

五斤听起来重量不大,一大瓶25l的可乐大概就是。随便来个人也能提起。但要长时间平举又或跟着动作舞动杀敌,那只有运动员的体魄才能做到。

“啊?夺命书生?你不使剑?”唐子柔惊道,眼看那书生速度奇快,丝毫不像手拿五斤武器的样子。当下不退反进,把电能灌输于双掌之间,对着铁扇侧面拍去。

“使剑?为何要使剑?唉…”那书生看唐子柔确实不会武功,竟用玉掌来碰铁器!?之前自己仅顾江湖规矩已然好心提醒,心下暗道可惜,手腕一翻,本来竖切的铁扇变成了平切,动作之间还暗藏了两个变化,此刻无论唐子柔是想以掌换爪又或换捻,倘若想要制住他手中这把铁扇,都免不了被切掉半个手掌的结局。

“对哦,你是夺命书生不使剑,我虽姓唐却也没使枪呀。”唐子柔哈哈一笑,对那书生的变招丝毫不以为意,依旧这么把芊芊玉手平平推了过去,“看你心好,饶你性命日后喝酒罢!”

那书生看唐子柔俏生生的女儿家模样,说话又如此生趣豪爽,心中竟然有些恻隐之心了,但手上的功夫却未减。

双方所占立场不同,心中欣赏也不能有何改变,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也没什么好说的。

可哪知那姑娘单手触碰间,自己那灌注了尽力的平切铁扇,本应该平如水面波澜不惊的,但此刻却竟然沿着那姑娘的玉掌边缘斜斜错开了去!

这什么情况!?

劲力有形无质,只可传导,不可外放,就犹如明火的能量可通过器具传导用来做饭,但谁也不能让明火内的能量单独抽出来,无火隔空炒菜。这是生物和自然界的定律,牢不可破。即便是内功登峰造极的知名大高手,又或是盛名大将军,所用武器已然重超百多斤,那也没听说可以用内功隔空袭敌的。

唐子柔自然也逃脱不了这个规律,但她却可以巧妙的扭转打擦边球:她在手掌内部通过电流做功,这样她本身被电承认的身体就会激活,成为磁性的导体,这个工作原理有科学的解释“一些物体在电流的做功下会显磁性,这种现象叫做磁化”。如此一来她的手掌看起来像是一个生物的模样,其实已然是一个磁铁,之前利用磁性力场赶路奔走也或多或少利用了这个原理。

那夺命书生不管是铁扇也好,钢扇也罢,只要他用的冷兵器,那对上唐子柔这辈子也别想伤到她。

但也有非常多的例外,比如最简单的让唐子柔消磁再杀之,又或不明物理知识也无妨,武功极度强悍的敌人,他可以力破巧,就犹如强行用力把两个相斥的磁铁按到一起,那也是可以做到的。

说到底依旧是唐子柔自身强大与否有极大的关系,否则这世上真有个手拿82斤的偃月刀关二爷骑着赤兔马冲砍过来,即便是一百个唐子柔排成一排也会被齐刷刷切成两半。

唐子柔利用磁力弹开了铁扇,去势不停伸手就捏向书生手腕,那书生变招也快,心想这唐姑娘是扮猪吃虎,兴许她内功高深动作奇快的磕飞了自己的武器也说不定。当下再不轻敌小觑,施展生平所学手腕反转,那铁扇滴溜溜360度由下转上,由平切变竖转,潇洒的转了个圆圈,扇尖依旧能取唐子柔玉腕,赫然是变守为攻,巧妙潇洒非凡。看的唐大小姐心中羡慕不已,暗想要不做个鹅毛扇也来个铁质的?

唐子柔不懂武功变化,但胜在电能作弊得天独厚。那铁扇依旧靠近唐大小姐皮肤又是被轻描淡写的弹飞开。

“是铁布衫?”这一次夺命书生看的分明,那唐姑娘没有丝毫变招,竟然硬生生扛了一记毫不受伤反而自己的武器再次弹飞,以自己见识搜寻,听闻是有一种武功把内力贯穿全身作用于内在,再辅以药材淬炼身体辅助以外身,就可以达到所谓刀枪不入棍棒不伤的境界,江湖上不管男女或多或少每个人也要练点皮毛来保命,而战场将军更是以横练功夫以见长,可从没听说女子有这么一号人物能练这等功夫到此境界的。

“是又如何?”唐子柔笑道,竟然还大大方方承认了,她已然捏到书生手腕,体内电能传导了过去瞬间电麻了他的手腕,“当啷”一声,铁扇落地,她一招制敌心中还道可惜,如若自己能力强大,那可就不是电麻手腕的事了。

夺命书生只道是唐姑娘劲力强大,自己手腕麻痹也在情理之中,可又哪知其实唐大小姐压根就没用力气。但是他想挣脱也不可得,因为手腕已被吸附住,生物肌肉会自动收缩抽搐,这是生物触电自然反应,所以但凡要接触电源都要手指背部为先,否则一旦不测将会越握越牢。

“姑娘武艺高强,夺命书生认输了。”这书生一时不查,实在难以想象一女子练了这功夫还能如此白净净的招人喜爱,如今武器也丢了,很光棍的就认输。

唐子柔嘿嘿一笑,正待要说话,却见那书生右膝抬起,猛取唐子柔小腹。

这熊孩子以退为进!

幸好唐大小姐五感敏锐大异于常人,自己不会武功那依样画葫芦总会吧?

于是体内那微弱的电能游走,此时又灌注在自己膝盖上。

“碰”地一声,唐子柔猛觉对方膝盖处传来一股绵柔的能量,而自己的电能可是已被科学证实能转换任何自然能和科学能的存在,自然是迅猛灼热冰冷等皆有之。

他内力胜在飘渺虚实,自己胜在自然和科学的结合体,双方相拼互有抵消,但能量的传导的负作用却在持续做功。

这情况实在就像传说中的内力比拼,但实质却是古往今来,这幻想能力和自然科学的第一次碰撞。

唐大小姐感受到的就是虚不收力,膝盖处能够使用上的力量在一点点减弱。实在无法用科学解释这种内力的作用功存在。

而书生感受到的就自然直观的多,劲力的拼杀相互抵销无法感应,但电能的作用就是直接膝盖一麻,跌坐在地。

这么看来,倒是自然科学更牛逼一点。

你就算会打的但没我体力好。

你就算体力比我好的但没我电能强。

你就算内力比我电能强的那又如何?没我电能的售后服务特性效果好!

唐大小姐面上无惊无喜一本正经,心中却得意洋洋笑开花。

活了这三十多年里备受冷眼后拿到的第一笔工资都没此刻打败一个江湖好手来的开心。

“唐姑娘内力强劲,书生佩服。”夺命书生又是一招被擒,外功内功都不是对手,这还怎么打?言语间没有刚刚偷袭的丝毫愧疚。

江湖之上本就尔虞我诈,如今事关重大不容有误,别说是偷袭,就是使药下毒,抓亲威胁都样样都可做得。

“伦家还是这句话,饶你性命。改日再来喝酒!”唐姑娘不以为意,却是扭头望向那持剑女子,此时她已快到房门处,只是没想到这书生竟然一招被擒,愕然站在原地。

夺命书生一愣,认认真真看了唐子柔一眼,这才第一次对她恭恭谨谨抱拳道:“姑娘好气度,从此江湖上定有姑娘一声名号。”

唐子柔嗯了一声,一掌拍出,先前在伙夫身上试验的成果展现,夺命书生晕了过去,昏迷之前还摇头晃脑道:“姑娘这一去,也不知将来江湖又或战场上,但凡见到姑娘之人会有多少人浮长川而忘反,思绵绵而增慕之耶?”

唐子柔对着持剑女子微微一笑,抬足欲追,那持剑女子大惊,夺命书生都已被擒,自己哪是对手?之前又恶语相向,已然后怕不已,但公子有命亦不好违抗,一咬牙就要破门而入。

唐子柔大急,连忙喊了一声:“黄脸奶奶,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你妈妈才喊你回家吃饭!

持剑女子头也不回,就要抬腿破门,黑暗中一道光亮闪过,“嚓”地一声,没入门边,是柄钢刀!

那持剑女子一愣,呼吸间单腿滑落竟是连小腿带膝盖被那道亮光切断了!只是那刀锋利无比,速度又快,愣是了等了一个呼吸这才开始作用出来。

献血狂喷间,唐子柔只见一道黑影极速奔上,抽刀、扭身、断头,动作一气呵成敌人一点反应都没有已然被解决,犹如一道闪电充满着快速利落的美感。

“谢唐姑娘助拳。这女人功夫不强,但身法灵敏,真要被她得手王某还要多费一番功夫。”

王五站在门前微微一笑。

这王五武功到底有多高啊?这也太科幻了吧?唐子柔睁大了眼,扭头看去,那和尚已然躺倒在地,冲着自己笑嘻嘻的眨着眼睛,显然自己一招制敌之时,这王五也没多费什么功夫。

那扭头回来,那王五已然站在门外小声对屋内人说着什么。

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又是机密,那王五既然是个什么什么将军,这等事情自己还是少知为好。

“琴姑娘是吧?伦家姓唐,以后还有机会在喝茶聊天,看个电影打个保龄球啊?”

说完也不等琴姑娘答话,跃上屋顶,几个跳跃跑了。留下那屋内传来急切的呼唤:“等一等!唐姑娘!”直到没有回音,里面才悠悠传来一声,“此次未见,将来,可又要何时才能有缘再见”

永登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张辉
贵州治癫痫有哪些正规医院
遵义治疗儿童癫痫病的医院
西宁癫痫病最正规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