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评论别指望掌声记录仪能够胜任

2019-10-12 02:59: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评论:别指望“掌声记录仪”能够胜任

  12月21日,羊年央视春晚进行了首次语言类节目审查。比较新鲜的是,这次审查运用了高科技——掌声记录仪,用观众的掌声以及笑声的分贝来决定语言类节目的质量。据说春晚创办以来,用“掌声记录仪”来“校准”语言类节目尚属首次。不言而喻,这是旨在通过客观的记录,来避免审查者对节目的主观评价。在以往,我们从公开报道中偶尔能听到,节目主创人员对审查者的抱怨之声,“大家都笑,就他们不笑”之类。掌声记录仪这件新鲜玩意,其原理估计与大家早就熟悉了的测谎器差不多吧,虽然二者所要达成的目的大异其趣,甚至南辕北辙。测谎器,顾名思义用于测试人是否撒谎。意大利童话故事中的匹诺曹,每一撒谎鼻子就要变长,偏偏匹诺曹开始又没有认真意识到诚实的重要性,鼻子便越变越长。现实生活中的撒谎者不少,却没有如匹诺曹般那么容易识破,测谎器就是这样应运而生的吧。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们这里热映过美国的间谍电影《蛇》,里面有“叛逃”美国的苏联外交官弗拉索夫接受测谎器测谎的全过程,估计那是国人首次见识测谎器。今天我们耳闻测谎器,往往是在犯罪调查中协助侦讯,以判断嫌疑人是否撒谎。所以,掌声记录仪与测谎器堪称殊途同归,它是对节目的鼓掌情况、笑声分贝等进行监测,以“能量”来界定之,偏“正”就是,关键在于二者都是记录人的生理反应的仪器。但像测谎器一样,掌声记录仪毕竟也只是仪器,仪器便难免机械地记录什么。在《蛇》里,亨利·方达扮演的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最后识破了弗拉索夫的假叛逃,即依据测谎器曲线的一处极其细微的变化。他说了一大堆识破过程,当时我便听得稀里糊涂,只对最后这句印象颇深:“见鬼,你差点儿骗过了测谎器。”测谎器可以差点儿被骗过,掌声记录仪便也存在这种可能。比方相声演员冯巩春晚每一亮相都有句咬牙切齿的招牌话:“电视机前的父老兄弟姐妹们,我可想死你们了!”这话一出口,现场的观众也往往配合似的大鼓其掌。如果动用掌声记录仪,分贝一定不低,但就会有差点儿被骗过的嫌疑,因为那句表白既无智慧又不幽默,倒有些黔驴技穷的意味。此外,黄段子赢得的掌声和笑声,一定也会比严肃的语句来得多、来得热烈。因而掌声记录仪一类,充其量只能作为辅助工具。有关人士自然考虑到了这一点,本次审查结束后,春晚剧组立刻召开座谈会,即时记录观众对节目的看法。语言类节目有发人一笑的功能。但这种笑,应当建立在体现语言智慧的基础上,让人会心一笑。我们的汉语那么博大精深,一个“方便”就能把老外弄得晕头转向,也完全可以承载起这个使命。而当下这类节目所以让人笑不起来,在于语言智慧往往踪影不见,所见的,要么插科打诨,要么取笑人的先天缺陷,要么从络上淘些别人嚼烂了的馍,加之以装傻充愣为能事的表演,使许多笑声形同硬挠人家的胳肢窝,不想笑却不得不笑。究其根本,创作人员自身素养不高当占很大比重。这两年,他们的眼睛只是盯着络,那些已经品不出味道的东西还能产生笑点吗?他们应该盯着传统典籍,历代正史及野史笔记中都有大量正面、积极、充满语言智慧且令人捧腹的成分,借鉴前人的灵感,触类旁通,或能创作出体现新时代语言智慧的作品。春晚办了那么多年,承载的使命越来越多,观众的口味也越来越难调,主客观之间的平衡该如何把握,还真是个不小的难题。借助“掌声记录仪”来审查节目,参考而已,别指望它能够胜任。潮 白

网游资讯
电竞
备孕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