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罗浮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七宗五派

2019-09-13 20:53: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罗浮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七宗五派

“纪宗主,你这白金响水螺倒是神妙,否则我们这么多人一齐到这深海之中,倒是要耗费不少手脚。”

一个白色大螺稳稳的潜行在深海之中,白螺的螺身上面,站着三十几个服装各异,身上都散发出不弱的法力波动的人。

这白色大螺前宽后细,是江南的细长水螺形状,但这白色大螺却长约十丈、宽逾四丈,三十几个人站在上面,也丝毫不觉拥挤。这白色大螺通体闪着上好白瓷一般的光泽,每圈螺纹交接的地方却又是银色,如同银铸一般,但最为神妙的却是这白色大螺的螺口似乎有奇异的吸力,周围二十丈范围内的海水居然都不停的被抽空,全部涌入这白色大螺的螺口,又从细长的螺尾冲出,发出巨大的哗哗的响声,推动白色大螺往前行走。

这样一来白色大螺的周围却是形成了一个独特的空间,站在白色大螺上的人头顶和周围都全部是流动的水幕,和一般的避水和水遁法宝却又是不同。

站在白色大螺上面的就是绦生元口中七宗六派的人。

这七宗六派本来分别是天一宗、万相宗、归化宗、太吴宗、迷天宗、清净宗、庚甲宗;河间派、赤霞派、三清道、齐云派、北邙派、仙都派。但北邙那一战之下高手全灭,所以现在这七宗六派实际上已经只剩下七宗五派,一共十二个门派。

原本的北邙还算是一个大派,现在去了北邙之后,这七宗五派都算不上是大门派,但各个门派都是各有所长,尤其河间派掌教释如意虽然修为比屈道子、黑风老祖等人要略差,但是身上法宝众多,心机敏锐,斗法经验又足,要争斗起来,也未必不是屈道子和黑风老祖等人的对手。

这十三个门派联合起来,实力反而要比一般的大派还要强横许多,所以这些时日,这七宗六派在七海之内无人敢惹,一路得了不少好处。但这样一股让海外门派都不敢轻易招惹的势力,其实日子也并不好过。

因为这十三个门派一开始联合在一起,就是受了昆仑令的号令,要配合昆仑千幻仙子幻冰云截杀洛北和采菽的,可是那次洛北和采菽得了紫玄谷传讯,先去的七宗五派非但扑了个空不说,幻冰云还被洛北和采菽击杀。

之后这剩余的七宗五派就一直受昆仑号令,在海上搜寻洛北和采菽的踪迹。

这在绦生元看来是钳制、震慑,但对于七宗五派的人来说,却就是放逐,谁知道洛北和采菽到底有没有逃往海外。反正只要洛北和采菽一天没露出行踪,七宗五派就只能一直在这七海之内寻找下去。

对于别人来说,这种类似于放逐的日子倒并不难熬,但对于这七宗五派之中,最为厉害的释如意却又不一样了。

河间派和北邙派、勾陈天道一样,都是位于北邙群山之中的门派,而这三个门派之所以将洞府定在北邙群山之中,是因为这三个门派都是修炼的尸道、阴气道法,北邙群山是极阴之地,数千年以来丧葬之地,不仅普通的炼尸材料根本不缺,而且其余地方难觅数千年的古尸、阴磷鬼火都有许多。在这种地方修炼尸道、阴气诀法,进境自然很快,但是到了这海外,到处是茫茫水域,这么多天下来,释如意的修为几乎是没有一丝一毫的长进。

刚刚出声夸这白色大螺神妙,站在白色大螺最前,靠近海水喷涌而入的螺口处的一人,头插道簪,身体瘦长,身上的白袍泛出一缕缕的磷火气息,正是身穿七修离火袍的河间派掌教释如意。虽然刚刚只是夸这白色大螺神妙,但是他的眉目之间,却有一丝掩饰不住的欣喜。

站立在他左首边的是一个锦衣文士打扮的中年人,眉毛细长,目光灵动,手拿一柄白色的竹柄羽扇,轻轻的摇动,意态看上去十分的潇洒,是天一宗的宗主纪阴阳。天一宗是数百年前一个读书人叫黄道元所创,是在读书中悟通了天人合一的道理,以读书入道,成为了一代宗师。不过数百年来这黄道元之后,一直都没有出什么天才绝艳的人物,有些经诀的道理反而慢慢散失掉了,到了纪阴阳这一代,倒是出现了一丝转机,纪阴阳从黄道元留下的一篇描写洞庭大湖气象的诗文之中,悟出了隐匿其中的一门天一生水诀的修道法诀,所以现在纪阴阳年纪虽轻,修为却早已超过了天一宗上两代宗主。

这白金响水螺,便是他以洞庭湖中一只罕见的白金螺炼制而成的法宝,以水文经纂刻其中,法阵自然驱动,在深海之中也是可以行动自如。

释如意此人平日性子颇为孤高,不屑与人多加言语,而天一宗虽然有所转机,可比起河间派还是要差上许多,现在听到释如意的夸奖,纪阴阳心中很是得意,但嘴上却是不动声色,“哪里哪里,我这件东西一出水就没什么用了,哪里能比得上释掌教你的那几件法宝。”

释如意心情大好,而且本身对自己的几件法宝就颇为自得,听到纪阴阳这么说,顿时也哈哈一笑,“纪宗主你不必自谦,法宝没有高低之分,只看是否合用。现在我们这么多之中虽然也有几件避水的法宝,也可以强用真元入海,可毕竟不能像你这白金响水螺一样能带这么多人。待会抓了洛北和采菽那两个孽畜,你就是立了首功。”

“想不到洛北和采菽这两人竟然和这海外的妖族搭上了线!”释如意右首边的一名矮胖老道插了一句。这矮胖老道比起释如意矮了一个头,头发乌黑油亮,身穿绣着龙虎纹的金色道袍,腰间挂着一柄紫黑色的桃木剑,上面有一条条百炼钢一般的云纹,但仔细看却都是比蚂蚁还细小的符箓,整柄桃木剑上,这样微小的符箓不知道有几千几万个。这个金袍老道,却是三清道的掌教婺源子。

听到婺源子这么说,释如意冷笑了一声,“婺真人你根本不必惊异,这洛北本身就是因为在蜀山和妖结交,才会受罚出蜀山的,其心不正,和妖同流合污是正常不过。”

“想不到我正道玄门之中,竟会出了这等败类,真是让天下人耻笑。”婺源子摇了摇头,“不过千幻仙子都死在了他的手里,北邙派好手也尽数死在他手里,连屈道子都生死不知,这两人倒是可能真有些手段。”

“婺真人,你觉得千幻仙子幻冰云的修为,比起我来,是谁要高一些?”释如意看了一眼婺源子。

“她的修为,那日我们都见过,刚刚修出元婴,连脱体都不行,要被罡风重创,释掌教你的修为应该比她高出几分。”婺源子沉吟了一下,正色道。

“所以说千幻仙子的名气虽然大,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她是昆仑的人,不是我说,昆仑这些后辈大多心气极高,不怎么把人看在眼里,和那杭青锋一样,修为是不错了,要是心机机敏,谨慎一些,就算单对单对上东侯青蝠,就算不敌,要脱逃还是不难。可是这杭青锋的肉身居然就毁在洛北这几人手里。”释如意有些不屑的说道,“当日那洛北的修为大家又不是不清楚,只是御剑境界而已。就算此子天赋惊人,就这么多时日,修为又能高到哪里去,我看千幻仙子身陨,极有可能还是她自己和杭青锋一样骄纵轻敌。”

“那倒是。”

在场七宗五派的人都见识过不少昆仑弟子的盛气凌人,其实有些昆仑弟子的修为也不比他们在场的有些人高,但也是对他们随意指使,所以听到释如意这么说,倒是有一大半人出声附和,觉得有理。

“不过倒也不是个个昆仑弟子如此。”一名手中托着一个四四方方,铸铁般盒子的劲装汉子摇了摇头。这人是庚甲宗的宗主姚天甲,“我看那南离钺就是个心机慎密,修为高绝的人物。”

“不止南离钺一人。”释如意摇了摇头,“昆仑的这么多弟子里面,除了南离钺之外,卓沉道也是个狠角色,不过要论厉害,还是祁连连城最为厉害,此子的修为,据说已经不亚于昆仑十大金仙了。连招摇山的西侯烈火和东侯青蝠都不是他的敌手。”

“祁连连城是凰无神的亲传弟子,有这样的修为,倒也不令人惊讶。”纪阴阳摇了摇手中的羽扇,“只是千幻仙子骄横轻敌倒是说得通,可是那北邙派那么多好手,屈道子甚至都在的情况下还被他们几乎灭门,这倒是令人有点百思不得其解。”

“这你们不知,我却是知道。”释如意说道,“屈道子之前就已经被黑风老祖打伤,修为最多只剩下六成,之所以带上那么多弟子,就是怕被人乘机占了便宜,我看他故意落在最后,也是因为这点,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反而让他和洛北他们撞到了。就算屈道子死在了洛北他们手里,也只能算洛北他们的运气好。更何况洛北他们跑来海外,说不得就有妖族接应。”

“释掌教所言有理。究其量不过两个小辈而已,才修了几年道,就算机缘巧合得了什么增加修为的灵丹妙药,心性修为也上不去,厉害也厉害不到哪去,更何况我们七宗五派这么多人在这里,要擒拿他还不是易如反掌。”纪阴阳笑了笑,“就是不知道这两人投靠的英蛟山妖族,又有什么手段。”

“你说这英蛟山的腾蛟族?”婺源子晒然一笑,“纪宗主,在海外这么多天,你又不是没见过这海外的妖族。这七海地广人稀,妖族也少联系,就犹如世间那缺少教化的蛮夷之地,我们中土十九洲的那些妖族还有些手段,让人顾忌,这海外的妖族连法宝都不太使用,能有多大的手段。”

“哈哈。小心些总是好的。”纪阴阳看了看前方,“马上就快到英蛟山了,腾蛟族的蛟丹可是天生的灵丹,用来炼化可以增进修为,要是他们一下子全部跑了,那可是不妙。”

“沧浪宫也识趣,只是说封锁住数百里之内的海域,没有贸然攻打英蛟山,否则不小心走了洛北,我非端了他沧浪宫!”释如意的眼里冒出了厉光,“不过他们这次要是没有封锁好,我还是不会和他们善罢甘休!”

***

(这两天飞来横祸,我老妈带着小Lulu出门

,结果村子上的人见小LULU可爱,抱过去抱一抱,结果没一分钟,抱着小lulu的大人就摔了一交,直接就把小Lulu的额头和脸都摔破了,外伤不怎么严重,可是可能惊吓到了,小Lulu白天没事,晚上就一直发烧,两三天都是这样,什么办法,连迷信办法都试了,土招都用了,不见好,今天只能送去儿童医院看了,挂了一天水,回家晚了,所以第一章到现在发出来,接下来我继续写,应该还会有一章,不过时间应该会远超出12点,等不及的书友可以等到明天早上再看。)

薏芽健脾凝胶疗程
汉森四磨汤口服液是中药吗
小孩发烧39度怎么办
一岁宝宝不爱吃饭是什么原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