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兰世立为何与幸运之神擦肩

2019-09-13 00:34: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有狂人之称的兰世立,轻而易举地为自己算出了结局,当真正要去面对它时,恐怕难以再次做到神情自若。

  2007年11月22日,东星航空和苏格兰皇家银行签订融资4亿多美元的协议,用于未来几年内购买6架空客A 20飞机。在傍晚的庆祝酒会上,笔者却提了一个不太识趣的问题: 如果以后还 不上这些钱怎么办? 东星集团总裁兰世立哈哈大笑、双手一摊,轻描淡写地回答: 那就破产呗!

  一语成谶。据了解,东星航空目前亏损约5亿元,6家债权人已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破产清算法律程序。

  有狂人之称的兰世立,轻而易举地为自己算出了结局,当真正要去面对它时,恐怕难以再次做到神情自若。

  产业 狂想曲

  兰世立用了十数年时间谱写自己的 狂想曲 :从1995年开始涉足旅游业,兰世立花了5年时间建立起自己的国际连锁旅游络 东星国际旅行社,并使其成为全国最大的民营旅行社;2002年下半年起,东星陆续将泰国皇家航空公司、大韩航空、新加坡航空的包机引入武汉;2004年,买断世界文化遗产 湖北钟祥明显陵景区40年经营权;2005年6月,兰世立拿到原中国民用航空总局的批文;2006年5月19日,随着东星航空的飞机从武汉天河机场腾空而起,兰世立的旅游产业链条终于趋于完美。

  在旁人看来如同幻梦,兰世立却靠着狂野的想象力和孤注一掷的冒险精神把梦想变成现实。比如在200 年的 非典 期间,旅游业遭受重创,而兰世立却一次性买了近百辆旅游大巴;2005年获得批文后,兰世立马上抛出了20架飞机的采购计划,而当时东星航空公司的注册资本才8000万元。

  因为资金严重短缺,在几年左支右绌的经营中,兰世立试图通过上市获得充沛的现金流。如果能够顺利上市,他完全可以头戴 中国民营航空第一股 的桂冠跻身于上百亿身价的巨富行列。

  但兰世立显然没有持续他的好运气。在2008年的紧要关头,他却迎面遭遇了两只 拦路虎 :气势汹汹的全球金融风暴和咄咄逼人的国有垄断化浪潮。

  兰世立功亏一篑。

  角力当地政府

  目空一切、无所忌惮的兰世立,一直是武汉商界的异数和武汉官场的 坏孩子 。据一位当地透露,武汉曾经举办了一次高规格的经济论坛,主席台上有湖北省的一名重要官员在座。但兰世立却公开对湖北的投资环境进行批评。兰世立的言行显然惹怒了这位官员,他当着众多企业家和媒体的面斥责兰世立: 湖北的投资环境不好,那你的航空公司怎么办下来的啊?

  对于东星,当地政府并不是如兰世立所声称的一味严苛,也有充分的容忍甚至不乏谆谆教诲。但兰世立却一意孤行,甚至在2008年做了一件 出格 的事情 因一笔债务纠纷,兰世立连续一个星期派出百余名员工到交委办公楼前静坐。而2009年春节期间,兰世立更是多次扬言要搬离武汉,把总部迁往郑州。

  兰世立的这种脾性,在2009年 月1 日东星航空停飞事件前后发展到了极致。当时,东星航空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与中航集团就收购事宜谈判,并初步达成了意向。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兰世立在武汉突然 釜底抽薪 ,于 月1 日晚代表公司签发了 严正声明 ,正式拒绝被国航收购。这让当地政府陷入极度被动和尴尬的境地。此后,兰世立带着中航预先支付的5000万元 神秘失踪 了。

  狂人的宿命

  在东星航空开通香港、澳门航线后,兰世立坚持一天各一班,其结果就是低上座率,甚至常常出现一个班次只有三五个人的情况,这无疑让东星航空亏损严重。

  其实兰世立曾经有过几次渡过难关的良机:一次是在2007年初,武汉光谷中心花园还需要2000万元就能完成建设,而此项目一旦投入销售,便能不断产生可观的现金流,但兰世立却把这些 救命 的钱投入到继续引入 架新的空客A 20上;2008年初,汇丰银行答应购买高达2亿美元的东星航空债券,而且是不可转换成股份的债券,但出人意料的是,兰世立拒绝了。而且兰世立从汇丰的出价中敏锐地看到,未来引入更多飞机有圈得更巨额资金的可能 狂妄与野心让兰世立丧失了审时度势的能力,从而与 幸运之神 擦肩而过。

  在东星集团内部,有一本《总裁语录》,里面记录了诸多兰世立的惊人言论,充分反映出兰世立狂傲、偏激的性格特点。

  兰世立认为, 个性太强,容易折断;个性太弱,就任人蹂躏。 然而一直不愿认输的兰世立,在东星航空面临巨大亏损的压力下,内心深处不堪重荷,但他却仍然脾气倔强如铁。他本人似乎从没有掌握好个性强弱之间的尺度。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智能
巨蟹座
区块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