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神灵诀 第八百三十五章 无法比较

2019-12-13 11:31: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灵诀 第八百三十五章 无法比较

春光所致,百花争艳,不过却有那么一些花无比惊艳,颇有我花开后百花杀的味道。

现在在这第一楼便是如此,各大花楼的美艳女子都聚集而来,她们中很多都是修士,不过她们还有个称呼,那便是清倌人或者红倌人。

此时都在一个看台上看着舞台那里,只是她们面色黯然。

无数看客都将目光聚集在那舞台上,偶有一些朝着他们瞟一眼,不过随即摇头了,有些时候,有了对比才知道差距。

舞台上共有十二名绝色女子,每一个都难得一见,在以往,那是高高在上,如神女临世!不过此时都极为香艳,她们身穿暴露的内甲,不过却彼此厮杀。

内甲本是贴身之物,一般不会覆盖全部,不然会很不方便,而且内甲一般都是护住要害,材质也极为柔韧,因此十二女身材都很好显露出来,让看台外无数眼睛都爆发出血光,那是最原始的欲望。

孤狼握住拳头,狠狠道:“好,就这么打,越打越少,越大越胸!”

木名也舔舔嘴唇,只感觉口干舌燥,十二女游走的时候,一些关键部位若隐若现,让人浮想联翩。

不过突然间,木名额头冒汗,二话不说一把拉住孤狼,直接跑了。

孤狼正要呼喊何故如此,不过木名却一把捂住他的嘴巴。

古月几人出现在第一楼内,原来这里发生的事情已经被很多人传送出去,很多人立刻赶来

,这里除了军队不能随意擅离职守之外,那些世家公子又或者是闲游散修,怎么能如那些老怪一样动不动就闭关,故而听到消息的刹那,自然是如鲨鱼闻到血腥。

第一楼一时间人满为患,绣娘只好施展神通,顿时间无数看台浮现,都在空间深处,彼此都不干扰,将无数人影囊括其中。

古月几人在一个个看台上穿梭,似乎在找什么,但是了锣鼓那是没有找到。

古月道:“不是听说人来了这里了吗,怎么……咱们的神识都没有发现他们?”

同为女人,所以对于那些舞台中的打斗并无多大兴致,而且古月几人面色发红,显然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香艳的场景,更是不敢看了。

金统领看向远处见到一个衣衫不整的年轻修士走出某处洞府,其他几女一见,顿时神色古怪,古月忍不住道:“该不会是进入那里面了吧?”

几女听闻,都被吓到了,尤其是那薛娇,更是轻呼了声,脸色有些不自然。

不过金统领却道:“想什么呢,那两个人你们还不知道什么品行啊?”

古月道:“你不是也不相信他突然找了道侣了吗?”

古月看向梦女,梦女却心神恍惚。

曾几何时,她也渴望自己能够成为众多花魁之一,尽管心中不愿,但是那似乎是一种活着的动力。不过现在,自己却乔装打扮进入这里,看着那些花魁比斗,却没有多少兴致,甚至本能地感到一丝厌恶。

见到几女看来,她摇摇头,比划了几下,古月道:“你就这么确定他不在这里?”

梦女点头,也不多言,朝着大门那里看了看。

几女顿时意兴阑珊,也只好作罢。

古月等人出现在这里,本来就是得到消息木名和孤狼来逛青楼,她们本来也好奇青楼的一切,所以才乔装打扮,这样的人不少,多数是好奇所致。而她们好奇之余,则想来抓个现行,现在木名和孤狼不在,他们再留这里看那几个花魁搏杀也没有了意思。

“还未能抓个现行,敲诈点什么的,倾城姐姐可是嘱咐我们要盯着孤狼的,可惜……人没在!”

薛娇脆生生道,显得有些失望,此时她可不像是孤狼的表姐,没有护住孤狼的意思。

金统领却摇头:“估计来了又跑了,咱们的巫师不是最擅长变化气息吗,估计早就抹去了痕迹了,不过……估计跑的太快了吧!”

说着她指了指远处一个石碑,石碑上孤狼和乌鸦道人的押注令牌都在其上铭刻。

见此,古月道:“好啊,回去收拾他们?”

不过金统领却道:“与你何干?”

古月顿时哑口无言,不由心虚看了一眼梦女,梦女倒是浑然不觉一般,温和地看着古月,让古月越发不自然。

金统领淡淡一笑,顺先离开这里,薛娇紧随其后,不知为何,见到梦女之后,她就感觉不自觉矮了一头。

古月又何尝不是如此,要是梦女能说会道她们倒也想说点什么,然后作比较,只是,现在梦女好似一切尽在不言中,就那么看着几人,然后露出善意的笑容,几人的那点心思顿时荡然无存,而且有负罪感。

木名和孤狼来到了自己在主街上的屋子,推开屋子后,乌鸦顿时聒噪起来,欢喜得不得了。

“好晦气,哪里寻来的杂毛,将它烤熟了吃,回头我送你一只半血金乌!”

孤狼看着满身杂毛的乌鸦,忍不住打趣。

乌鸦顿时不乐意,冲着孤狼叫个不停。

孤狼摇头,连道几声“晦气”!

木名哈哈大笑,心情却是舒畅无比,很乐意看见孤狼吃瘪。

于是,毫不犹豫丢出一粒乳白色丹药,乌鸦张嘴吃下,立刻打盹了,只有白色的焰火在其身上燃烧。

“你倒是舍得,这可是你的本源之火!”孤狼见到这一幕,才知木名在培养这乌鸦的根基。

“缘分一场,也算弥补它吧,跟了我,它好久没有飞天了!”

孤狼撇撇嘴,“懒得说你,你就是心善,要我的话直接奴役了!”

木名开始打水点火,随后煮水,两人难得清静,便来到这里,自然要喝上一杯茶水的。

孤狼却走向后院,木名昨晚手头活计后,也跟了去。

不过孤狼却在木名屋内看了片刻,道:“怎么是你一个人的东西,你们不会还没……”

木名道:“很多东西不是你想的那样!”木名也不解释,孤狼看得明白。

孤狼不再多言,道:“也好,你自己有分寸。”

却在此时,木名听到屋外有动静,接着大门打开了。

古月几人出现在门口,见到孤狼二人后都露出莫名笑意。

孤狼一见众人乔装打扮模样,便知其中原委,眼神不由有些闪躲,不过却故作诧异道:“你们也来喝茶啊,正好,这里有好茶,听说是外界带来的,这可是好东西。”

木名笑脸相迎,此时恢复了本来面貌,指了指周围的蒲团,众女都入座。

梦女此时恢复了女主人的身份,主动接过木名手中的茶具清洗,待得铜壶中水烧开后,又亲自煮茶,木名道:“你歇着吧,我来就好。”

木名接下她手中茶壶,给几人倒茶,梦女比划了几下,木名道:“也罢,买菜的时候,你小心些。”

梦女将乌鸦唤醒,乌鸦落在她肩头跟着她出门了。

见到这一幕,古月、金统领、薛娇,神情都有些失落,不过都很好掩饰了。

她们对视一眼,都知道彼此的心思,她们输了!

木名却不察,自顾煮着茶,不时说点什么。

孤狼也没有在意,在他看来,这个女的是羡慕梦女的贤惠,不由道:“别失望了,你们学不来的,女孩子就该相夫教子,哪有整天打打杀杀的,尤其是金统领!”

木名听闻,生怕金统领提刀把他砍了,不由看去,却见金统领道:“大统领所言甚是,或许,在男子眼中,温柔女子才是更好的选择吧,对吧,木先生!”

木名道:“因人而异吧,我没有太多想法,缘来则聚,缘散则去,珍惜眼前人吧。”

古月道:“那不知先生觉得我……们几人如何?若是先生选择,会选择我们吗?当然,这是玩笑话……先生不必在意。”此时见到梦女离去,古月壮起了胆子,当然,她也要她们下水。

孤狼嘿嘿笑道:“记得当初我们还上你们家提亲来着!”

古月脸色微红,“是啊,那么那次算不算缘分呢?”她抬头看向木名,眼中带着询问,还有些许羞意。

木名放下铜壶,抬头道:“相识即是缘分!”

金统领接过木名递过来的茶水,摇头道:“狡辩!”

木名笑而不答。

见此,金统领也不多说,只道:“好茶!”

木名道:“星月界的白月茶,味道不错。”

“回头送我十斤!”孤狼一口要下了木名全部的存货,木名立刻道:“二两,不能再多。”

金统领也道:“三斤,我要了!”

木名立刻道:“没问题。”

孤狼张口,却不言语了,满是鄙夷。

古月也道:“我也要三斤!”

木名点头,再次应下!

然后看向薛娇,主动道:“你也要三斤?”

薛娇含羞摇头,“不不不,我和表弟一样,二两就好了!”

“哈哈……”

众人大笑,只有孤狼无语。

中山妇科医院哪好
日照治疗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贵阳癫痫病医院癫痫病医院
营口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妇婴医院怎么样
云南省西双版纳景洪市人民医院
分享到: